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广州推动民生福祉新改善 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

广州推动民生福祉新改善 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

发布时间:2019/08/15 要闻

抢抓大机遇 焕发新活力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提出,共同打造公共服务优质、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在此定位下,大湾区城市群应如何拓展就业创业空间、促进社会保障合作、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广州如何共建宜业湾区、休闲湾区、健康湾区、幸福湾区?

本期圆桌会,我们邀请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广东省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王珺,粤港澳合作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杨道匡,著名作家、文化学者蔡澜一起参与讨论。

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意味着更高的生活质量、社会治理水平、生态环境水平,通过粤港澳大湾区探索新的经济增长方式、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为全国区域经济发展提供经验参考。

——张燕生

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是为老百姓创造一个更加便捷、生活质量更高、沟通更加方便的大市场环境。拥有7000万人口的粤港澳大湾区未来不仅将以金融和科技创新为特色,走多元化和全面发展的道路,还将注重绿色发展和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

——王珺

单从一个“小圈”来看,广州已经是一个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了。整个大湾区要建成一个更大的优质生活圈,这是一个“大圈”,广州除了自身做出努力外,还要加强与大湾区其他城市的合作,大家共同协作发展。

——蔡澜

大湾区城市群建设,最重要的是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的衔接,这涉及养老、教育、就业等民生领域。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大湾区城市群之间真正实现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基本就形成了。

——杨道匡

在绿水青山间

蓝天白云下创新创业

主持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各位专家如何理解这一定位和目标?

张燕生:建设优质生活圈,关键是坚持以新发展理念引领高质量发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在优质生活圈建设中应该有充分体现。比如说,创新,就是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协调,就是要解决大湾区城市之间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绿色,就是要让绿色发展成为大湾区的普遍形态,大湾区要在生态文明、绿色发展上走在前面。开放,就是大湾区要继续保持对全世界开放,成为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区。共享,就是大湾区要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上走在全国前列。

《规划纲要》对大湾区如何打造宜居宜业宜游优质生活圈有明确指引。大湾区内的城市在语言上相通,文化上同宗同源,人员交流非常频繁,都是开放程度很高、经济非常活跃的城市,这让大湾区具备建设优质生活圈的条件。具体来说,需要突破制度障碍,对现有资源进行有效整合盘活,构建各个城市间高效的合作机制。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中,4个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和区域辐射作用非常重要。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核心引擎,将进一步加快区域优势的融合,放大各种政策叠加优势,比如,香港成为更加具有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广州成为国际大都市和门户枢纽,深圳成为创新创意之都,澳门成为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如果大家把各自的城市功能定位实现了,大湾区宜居宜业宜游生活圈形成就有了坚实的基础。

优质生活圈的建设过程,就是大湾区城市群的居民生活质量显著提升的过程。尤其是对于港澳居民来说,港澳的发展在物理空间上是非常受限的,而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可以极大拓展港澳的发展空间,使得广东成为港澳的纵深腹地,也有助于港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更加充分地分享改革开放成果和国家发展带来的各项便利。优质生活圈也意味着更高的生活质量、社会治理水平、生态环境水平,通过大湾区探索新的经济增长方式、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为全国区域经济发展提供经验参考。

王珺: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是将“一国两制”伟大构想付诸实践的民心工程,也是将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重要举措。建设这样一个优质生活圈,能让湾区人民更好地共享发展红利,有利于增强港澳对大湾区建设的认同。

香港、澳门长期以来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城市空间太小、人口密度过高。一个城市要有活力,必须要和腹地产生互动,比如说人口要释放出来一些,然后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对于港澳来说,必须依靠广东作为广阔的腹地,这也就是建设优质生活圈的重要意义所在。优质生活圈概念的提出,也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是为大湾区7000万人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推动他们的民生福祉改善。特别是针对香港750万人口、澳门60万人口,《规划纲要》专门提出“增进香港、澳门同胞福祉”。

蔡澜:推动民生福祉新改善,我的理解是全面提升公共服务水平,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强烈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宜居宜业宜游,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理解:第一是指环境优美,有绿水青山蓝天白云,宜居宜业宜游的湾区首先是美丽湾区。第二,有优质的公共服务,生活在这里要感到舒适、便捷。第三,有好的营商环境,有适合创新发展的土壤,要适合创新创业,这也是优质生活圈的内涵。

发挥“政策洼地”优势 宜居宜游也要宜业

主持人: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拓展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在各领域合作,广州在哪些方面亟待提升?

张燕生:在构建宜居宜业宜游生活圈方面,广州在宜居、宜游方面都做得不错。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房价相对不高,而住房价格和生活成本、创业成本较低,正是其吸引人才的重要优势。建设优质生活圈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新发展理念落地的过程,这与市民的需求也是一致的。

长期以来,广州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产业水平不够高。与国内先进城市相比,广州高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比重偏低,高新技术产业国际竞争能力较弱,创新驱动产业升级亟待提上日程。对于广州来说,当务之急是补齐宜业短板,提升产业水平,将广州打造成创新、创业的热土。

杨道匡:广州能提供优质的创业环境,同时具备较低生活成本和优厚的引才政策。近年来,广州已经出台了不少鼓励港澳青年到广州创业的政策,从长远来看,不管是对广州还是对整个大湾区来说,都意义深远。目前,在吸引优质人才上,广州处于“政策洼地”状态,各方面的措施和硬件环境,对高端人才具有非常强烈的吸引力,这种优势必须坚持下去并不断放大,这是广州的一大优势。

此外,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广州亟待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尤其是高附加值、高层次、知识型的生产性和生活性服务业,将其作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服务业强市应该作为广州未来产业发展的新目标。

王珺:发展短板在每个城市发展的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个城市就像一个人一样,20多岁遇到什么问题?60多岁又会遇到什么问题?两者可能不一样。我们观察广州发展短板不能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到了目前这个阶段,有一些产业需要转移出去,腾出空间来发展新产业。广州根据更高标准、更高质量的发展来要求自己,是对城市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不是说城市有“病”了,这个问题一定要科学看待。

广州现在实际上是在苦练内功,就好像一个人在健身,是为了把身体练得更健壮,有更多肌肉,并不是说自身有病了,才去被动地练习。从最近几年的发展态势看,广州在创新领域的优势逐渐体现出来,相比其他城市,广州逐渐成为在创新领域的“政策洼地”,应该说,在科技创新领域,广州具备担当领头羊角色的实力。

建好“小圈”建“大圈” 互联互通首在民生

主持人: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在改善民生福祉方面,广州需要具体从何处着手?

蔡澜:在推动民生福祉改善方面,广州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政府一般公共预算很多都投入民生。广州有丰富的科教、医疗资源,广东大部分高校都分布在广州,广州也是华南地区医疗卫生中心,市民看病就医很方便。广州有非常完善的基础设施,有完善的高铁、铁路、公路网,去年广深港高铁香港段与港珠澳大桥又相继通车。广州是非常漂亮的花城,有非常多的美食,每年吸引大量游客前来旅游。这些年,广州提出创新驱动发展,城市面貌变化非常大,我每次来广州都感觉广州又有新变化。

单从一个“小圈”来看,广州已经是一个宜居宜业宜游的生活圈了。整个大湾区要建成一个更大的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这是一个“大圈”,广州除了自身做出努力外,还要加强与大湾区其他城市的合作,大家共同协作发展。

王珺:优质生活圈的形成,需要从具体的小事做起。比如说让居民的住房相对大一点,就业空间更大一点,收入水平更高一点,生活变得更加方便,看病、养老更加方便,能享受到更好的优质的教育,这些资源的可获得性更强。比如香港和澳门的地价贵,但在广东大部分城市,房价相对便宜得多。如果能创造条件,让香港居民到内地工作、生活,这样香港和内地的联系会更紧密。当然,这需要一些配套措施的改进,如果很多香港人住在内地,通关就需要更便利,就像打卡一样,“嘀”一下就行了。如果类似的生活设施都很便捷,那可能很多香港人就会选择来内地发展了。

教育、医疗、养老、出行等这些公共服务产品都是政府提供的,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但只关注这些是不够的。政府提供优质公共服务是需要成本的,钱从哪里来?建立在税收基础上,税收要从企业那里获得,所以企业必须要有竞争力。

企业的竞争力从哪里来?离不开政府创造优质的营商环境和创新驱动发展的土壤。政府要考虑怎样去创造一些平台,吸引更多优质企业入驻,让企业有可持续赚钱的能力,企业有赚钱能力,政府才有条件提供更优质的公共服务。所以,从长期来讲,《规划纲要》里提到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听起来好像与普通老百姓没关系,但稍微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与每个人的生活、“饭碗”密切相关。个人的就业机会从哪里来?民生福祉改善从哪里来?大湾区的发展活力和民生福祉改善必须要建立在创新平台的基础上,创新平台孵化出更多能赚钱的企业,才能提高当地人的收入水平,让他们有获得感和幸福感。

杨道匡:长期以来,广州都非常重视改善市民的民生福祉。前几年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指数”,在副省级城市的排名中,广州连续多年位列第一。无论政府为保障民生所提供的公共产品服务,还是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广州都处于国内领先水平。长期以来,广州把一般公共预算的8成以上用在民生领域,市民的幸福感是比较高的。在增进民生福祉方面,广州不仅在大湾区,在国内都是一流的。广州具备了建设宜居宜业宜游优质生活圈的硬实力,接下来需要的是一些软实力的提升。

衔接公共服务体系

实现要素自由流动

主持人:形成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要怎样拓展就业创业空间,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

王珺: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的目标是要实现各类生产要素,包括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自由流动,最关键的是民心相通,这是所有相通的基础。民心相通建立在生活出行、旅游、生活更加便捷的基础上。比如说在内地居住,在香港上班,如果越来越多人都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说明大湾区已经充分相融了。比如华为在东莞松山湖建了一个小镇,现在是3000人在那里,将来还要逐步扩大,这些人早上通勤到东莞上班,下班后回到深圳,这样实际上两个城市就融为一体了。优质生活圈就是打造一个标准,让大家互为依赖。比如香港人到内地,福利在拓展,因为他的住房解决了,比过去要大很多。又如在内地居住,在香港上班,如果将来通关的手续也非常便捷,那城市融合就变成了现实。优质生活圈就是为老百姓创造一个更加便捷、生活质量更高、沟通更加方便的大市场环境。拥有7000万人口的粤港澳大湾区未来不仅将以金融和科技创新为特色,走多元化和全面发展的道路,还将注重绿色发展和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

杨道匡:大湾区的协同发展,根本落脚点是要实现民心融合。大湾区城市群,同声同气,文化相通,民众相融,有坚实基础。如何把普通大众与国家战略构想联系到一起,如何让粤港澳居民在湾区建设中有参与感,都是现实需要解决的问题。

解决民心融合的问题离不开创新。具体来说,一是合作机制的创新,二是合作方式的创新,三是管理模式的创新。澳门大学横琴校区、粤澳合作产业园、粤澳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都是粤澳创新合作成果的具体体现,粤港澳大湾区可以借鉴这些经验,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融合。这样的经验可以在一些与居民相关的社会公共服务领域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规划纲要》特别提出了大湾区城市群在民生领域的融合措施,这些措施都是非常具体的。大湾区城市群建设,最重要的是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的衔接,这涉及养老、教育、就业等民生领域。过去,相关制度还是偏重经贸往来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衔接,相对来说,这一块还是比较滞后的。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大湾区城市群之间真正实现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基本就形成了。那时,我们就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是世界一流湾区、世界超级城市群了。

张燕生:第一,继续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让大湾区城市群之间交通更加便利,逐步形成“一小时工作圈”。如果城市群之间没有了空间障碍,随时随地可以快速通行,可以早上在香港喝早茶,晚上在广州吃夜宵,时间久了,在各个城市间穿梭来往的人多了,优质生活圈慢慢就形成了。

第二,要让绿色发展成为大湾区的特色,把生态环境放在突出的位置,大湾区城市群共建绿色湾区、美丽湾区。

第三,加强港澳与大湾区其他城市之间的人员往来和文化交流。实际上,广州在这方面已经走在前列。从去年3月开始,为服务大湾区建设,广州陆续推出“穗港通”“穗澳通”工作机制,将内地商事服务延伸至香港、澳门,吸引更多港澳企业前来投资兴业,为他们提供周到的商事服务。

姓 名:
邮箱
留 言: